青爪app

“他有钱啊,咱们县城的自来水公司、沿江北路那边的两家ktv,还有那个帽子峰旅游景区里的一栋酒店,都是他的产业,他是个大老板。”刘岩解释说道。

苏韵惊愕地微张着小嘴,随即笑颜如花,道:“那你可捡了大便宜了,你真治好人家的腿了吗?可别疏忽了,不然回头问责你可担当不起。”

“你放心,我的医术你还不知道吗?”刘岩乐呵一笑。

“嗯,钱你要好好存着,我们店现在开业一个月,纯利润的话大概在五万左右,这样下去你的年薪也不少,钱不要乱花,留着以后买房娶媳妇。”苏韵抿唇微笑。

刘岩摸了摸脸颊,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这还早着呢。”

苏韵歪着头,刚要说什么,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,拿起一看,是一串号码,但是没有备注。

“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苏韵匆匆离开。

刘岩嘶了口气,怎么是个没有备注的号码,熟人吗?父母?朋友?还是……她那个离婚的老公。

不知道为何,刘岩感觉心里堵得慌,他想起刚才看到的前面几个号码,赶紧拿起手机查了下号码归属地,随后瞬间愣了,是省城汉洲市的。

刘岩赶紧走了出去,装作漫不经心地走到了门口,苏韵已经接上了电话在听着,她看到刘岩出现,立即低头朝着旁边的位置走去,避开了刘岩的目光。

“有古怪,肯定有古怪。”两人相处了这么久,苏韵从来都是温柔可人,落落大方,不会这样避人耳目的。

“刘岩,这个月什么时候开工资啊?”杨小虎把刘岩拉进了店里头,搓着两只手。

清纯美少女白嫩肌肤甜美笑容沙滩嬉戏写真图片

“晚上回去就给你,我额外奖励你五千好吧?”刘岩刚收了一笔巨额诊金也是高兴。

“五千!?你疯了?”杨小虎瞪大了眼睛。

“那个八爷的病我只好了,给了二十万。”

“二十万!”杨小虎直接大叫了起来,随即立即闭嘴,低声拉着他道:“怎么会这么多?”

“人家有钱啊。”

“草!发财了啊,以前一辈子都赚不了二十万的!二十万啊……”钱虽然是刘岩的,但是杨小虎自个却高兴得不行。

看到他兴奋的样,刘岩扭头看了看外面,怎么苏韵就没怎么替自己感到高兴呢?联想起她接电话神秘的样子,他不得不断定苏韵被心事烦着。

很快,苏韵打完了电话,低着头进了店里,刘岩注意到她的表情显得有些低落,他赶紧跟进去厨房里头。

苏韵拿着几根药草在手里捻来捻去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“韵姐,发生什么事了?”刘岩忍不住问道。

“没事,我们继续忙吧。”苏韵牵强地笑了笑,随即开始干活。

看她这样,刘岩也不好发问。

显然,苏韵今天没有工作状态,上菜慢也就算了,还频繁出错。

终于,刘岩忍不住了,来到后厨,低声问道:“韵姐,你是不是太劳累了,休息两天吧,我跟小虎在这里先忙。”

听到这句话,苏韵扭头看着她,忽然抿紧了红唇,眼中水雾积聚。

“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?”刘岩去抓她的手腕,想要把脉查看。

苏韵却一把抓住了他宽大的手掌,紧紧地握着,哽咽道:“对不起刘岩,我的身体没事,我只是心情有点不太好。”

“没事,你休息两天吧,这里交给我和小虎就行了。”被她柔软的小手握着,刘岩只感觉一阵心惊肉跳,赶紧安慰。

“我忙完今天吧,明天我请个假。”苏韵点头。

“好好好。”

终于,忙到了晚上,刘岩和杨小虎两个人收拾着店里,苏韵一个人坐在账台那里看着手机发呆。

“刘岩,韵姐今天不对劲啊。”杨小虎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“她有点不太舒服,我让她明天休息一天,虎子明天我们早点过来。”

“哦,好。”

苏韵走的很匆忙,也不要两个人送,回去的路上,刘岩一直都在想着苏韵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可是她不说,刘岩也不好发问。

隔天早上,苏韵就没来店里了,两个人忙得有些不可开交。

晚上客人高峰期的时候,刘岩突然收到了苏韵打来的一个电话,但只是响了一下就挂断了,刘岩回电过去,苏韵却说按错了,他也没在意。

店里打样的时候,刘岩想起了这个事情,他看了看最近和苏韵的通话记录,除了晚上的那一条外,最近的还是在三天前,翻一下还得翻一页,按理来说,不可能手滑按错的。

回去路上,刘岩有点不放心,可能苏韵真的有事情,就让杨小虎先回去,他则走向了苏韵居住的小区。

深夜时分,天气还有些寒冷,刘岩摸到苏韵小区的时候,正要打个电话问候下,突然他听到了大院里头似乎有苏韵的声音传来,他赶紧摸了过去。

靠在自行车棚后,刘岩看到大院里路灯下有三个人站着,其中一个人就是苏韵,另外两人一个是男人,身材高大,另外一个像是个中年妇女。

“苏韵,你再考虑一下,高桥他真的变了,你走了后他经过了治疗,已经好了,你就回来吧。”说话的是那个中年妇女,带着劝说的口气。

刘岩一听,心里就咯噔了一声,这对男女难道是苏韵的前夫和前婆婆吗?

“伯母你们回去吧,我在这里很好,我一点都不想改变我的生活,我跟你们家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。”苏韵的语气带着一丝哀求,听得刘岩心疼得不行。

“这乡下地方有什么好的?在汉洲住别墅当你的少奶奶不好吗?”那个男人发话,带着一种冷漠,甚至有点厌烦的口气。

“高桥,你真的一点都不懂感情……”苏韵满是失望。

“苏韵啊,你也别怪高桥,在乡下地方生活哪里有汉洲好啊,只要你回来,你想干什么都行,每个月钱不够跟我说,明年生了孩子,我奖励你一百万行吗?”中年妇女拉着苏韵的手说着。

苏韵撇开了她的手,不断地摇头:“我要的不是物质生活,我现在的生活已经够好了,我要的是一个真心爱我的人。”

“爱你能当饭吃吗?看你穿的什么样?有点女人的样吗?”高桥毫不留情地讽刺。

路灯下,刘岩看到苏韵的俏脸满是失望之色。

“高桥,我跟你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了,你欺骗了我,我不会被骗你第二次了,我跟你永远都没关系了。”

“这孩子,说什么话呢?都是一家人,夫妻两没什么好闹的,床头闹床尾和,苏韵啊,跟妈回去吧,你们两好好聊一聊,把以前的事情都放下,只要你生了孩子,以后你干什么都行。”中年妇女不断地劝说,听得刘岩火气冒了上来,这纯粹是把苏韵当生育工具吗?

“伯母,你别逼我了,我跟高桥跟你们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求求你们了。”面对着这对母子,一个出言讽刺,一个苦苦相逼,苏韵几乎哭出了声。

“怎么会没有关系呢,你们又没真的离婚,结婚证还在我这呢,哎呀,你可真是的。”中年妇女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苏韵快要崩溃的情绪,拉着她的手不断地说着。

刘岩抓紧了拳头,他很想冲出去教训这对母子,但是他又凭什么呢,或许会让苏韵更加难堪吧。

“我求求你们了……呜呜……”苏韵终于忍不住,哭出了声,人也蹲在了地上。

“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。”苏韵的前夫高桥冷冷说了一句,转身就走。

中年妇女喊了高桥两声,他没回头,也只好作罢。

“苏韵,你多考虑一下,高桥是任性了一点,但他是个好孩子,又不打你又不骂你,我们家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家庭,只要你回来,你就是我们高家的一份子,好好考虑下啊,我先走了。”中年妇女又是啰嗦了两句,便是赶紧吆喝着儿子的名字追了上去。

刘岩躲在了单车棚的黑影里,冷冷地看着这对母子走开。

“呜呜!”苏韵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痛哭,刘岩内心一痛,忍不住走了过去,但是苏韵突然起身朝着楼上跑去。

“唉……”刘岩重重地叹了口气,他站在原地朝上看去,但是看了好一会儿,苏韵的房子连灯都没有开。

“草!”刘岩捏紧拳头,想必苏韵已经伤透心了,但是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,想要给苏韵关心,但苏韵性格要强,恐怕也不会跟刘岩解释什么。

回到出租屋里,洗漱完毕后,刘岩辗转反思怎么都睡不着,一直在想着苏韵的事情。

一个电话响起,刘岩赶紧拿过,是苏韵打过来的。

“喂,韵姐,你还没睡啊?”

“那个,刘岩,我今天还没有休息好,明天我再多休息一天,你和小虎辛苦一下,后天我就去店里。”苏韵的声音已经有些变样了,带着鼻音。

“韵姐,你要是遇到了什么事,就跟我说,我和小虎都是你的两个弟弟,我们一定会帮你的,就算帮不了忙,我们也能给你撑场面。”刘岩带着一丝隐晦的味道说着,希望苏韵能够接受他的好意。

苏韵在电话里头笑了笑道:“谢谢你了,我自己能处理的,不是什么大事,先挂了啊,你早点睡,晚安。”

嘟嘟声音传来,刘岩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倒在床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