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语音app下载

  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   看男人的神情,应该在很早以前就怀疑爵决了。

   她怎么就忘了,眼前这个男人有多聪明。

   名震天下的三殿下,手里又握着吏部的权利。

   他不是那个自作聪明的知府,他看事情甚至比她都要透彻!

   梅开芍之所以会一直注意这个案件,就是因为她怕有人怀疑到爵决的身上,庆幸的是那些朝廷命官和仵作,都没有察觉到“舍友”这个词的重要性。

   现在被慕容寒冰不留半点余地的指出来,梅开芍才会连语气都变了。

   慕容寒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,脸色蓦然寒了几分:“怎么?还想包庇他?”

   “爵决绝对不会是杀人凶手。”梅开芍只不淡定了一刻钟,就立刻找回了先前的冷静:“如果他是凶手的话,就不会傻到在自己住的地方杀人,他没有那么笨。”

   闻言,男人墨色的瞳孔泛起淡淡的金芒,慕容寒冰脸色变得格外的冷冽,口中吐出的每个字都带着冰碴:“就这么相信他?”

   梅开芍没有回答慕容寒冰的疑问,只是坚定的看着他:“爵决不可能是杀人凶手。”

   慕容寒冰没有再说话,整个房间的温度宛如冰到了极点。

   一眼就让你迷上她

   梅开芍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:“我知道现在让人知道已经来了洛阳城,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因为慕容烨还没有到,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的就这么看着爵决被抓,他身上没有一点的武气,李壕玉又对他怀恨在心,如果再不想办法救他,我怕他会凶多吉少。”

   “一个书生的性命也值得王妃如此?”慕容寒冰的语调里没有任何的温度,只是嗓音带些微微的沙哑,好听的有些不真实,却又冰冷到了心窝里。

   梅开芍手中微微的用力,掐出了满手的甲印:“听殿下的话是不打算帮?”

   慕容寒冰抬眸看了她一眼,里面是满满的冰碴。

   梅开芍脚下再不迟疑,向外走去。

   然而没出几步就撞上了一道透明的气障,男人微凉的嗓音响在房间里如同冰冷的清酒在缓缓旋转:“这是第一次求本殿。”

   梅开芍回头,朝着身后望过去。

   慕容寒冰依旧是雍容华贵的坐势,做工精致的裘毛披在他的身上,直直的垂到了脚边,他微微的侧着脸,眸子里是深不见底的沉。

   明明还是那么君临天下的气势。

   梅开芍却觉得不知道哪里怪怪的。

   大概是他那双眸子太荒凉的,苍穹的连一点倒影都没有……梅开芍的胸口不由的紧了紧,像是被他那个样子感染了呼吸,连空气都变沉默了。

   半响之后,慕容寒冰才站了起来,一步步的朝着她走了过来,那张引人瞩目的俊脸就像是切割完美的冰钻,耀眼锋锐:“帮了,我又能得到什么?”

   “王位。”梅开芍看着他,瞳孔漆黑无比:“我会尽我所能,帮坐上那个宝座。”

   慕容寒冰笑了起来,却给人一种亮剑似的冰寒:“觉得少了,本殿就不能得到那个位置了,还是说,觉得我非要那个位置不可?”

   梅开芍没有说话,她当然知道,即便是没有她,天下宝座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也是唾手可得,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。

   “该聪明的时候,不聪明,该笨的时候,不笨。”慕容寒冰将她逼近了角落里,微微的低下头来,檀香随之而来的是说不出的冷意:“怎么天下的好事就得给让占了?”

   梅开芍不明白这话是怎么来的,刚要开口,就被一阵微凉柔软堵住了呼吸,带着特有的冰冷,将她所有的话都压了回去,她甚至来不及反应,那残留着茶香里夹杂烟草的气息就用几乎能将人燎伤的温度,撬开了她的唇。

   梅开芍平静的看着他,像是想要看穿他到底在想些什么,最后发现那张脸上什么破绽都看不出来,她也不认为现在这种时候,需要做戏给谁看,眯了下双眸,就想要把人推开。

   结果慕容寒冰微改了一下姿势,身体向前一倾,将她直接压在了木门上。

   梅开芍按了按发疼的手腕,听着男人毫无温度的说着:“本殿可以帮,不过相同的,我要让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   “什么事?”梅开芍挑眉,该不会是继续让她当挡箭牌?

   慕容寒冰嗓音淡淡:“我还没有想到,等想到了,再告诉。”

   这有点像是赵敏在要求张无忌啊,梅开芍总觉得这样的要求如果答应了,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。

   不过,仔细想想,某殿下又不会像赵敏那样,让她以身相许。

   毕竟她现在早就已经是三王妃了,指不定到时候慕容寒冰想出来的要求,就是让她给慕容飞雪让位呢。

   大不了就是多被他利用几天,梅开芍攥了攥发疼的手腕,眸孔微沉:“好。”

   “

   答应的这么爽快。”也不知道是哪里做的不对了,梅开芍看的出来慕容寒冰的眼底的冰意更浓了,他近乎桀据的看着她,眼神冰冷:“对他还真是对别人不一样。”

   梅开芍耸了耸肩,当然不一样,爵决可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着相同来历的人,就像是哥哥般的存在。

   虽然梅开芍没有哥哥,不过爵大boss对她怎么样,她心里还是清楚的。

   慕容寒冰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长袖微动,声音平静到了几乎冷漠:“暗一。”

   “属下在。”暗影从树梢掠过,直接单膝落地,跪在了地板上。

   慕容寒冰拿出来了一块令牌:“去看看巡抚现在在哪里,把这个拿给他看,让他告诉知府,客栈的案子,本殿明天会亲自查,如果有哪个人受了伤,本殿会直接要了他儿子的命。”

   “是!”暗一接了命令,立刻站了起来,不过在临走前,却特意的看了梅开芍一眼。

   刚刚的话,他没有听全,也听了有三分之二。

   他想不管殿下对王妃是不是真心的,现在殿下的心情也不会很好。

   毕竟没有哪个人愿意听到自己妻子会维护别的男人。

   梅开芍知道暗一在责怪自己,他最后那一眼太明显了。

   不过她与慕容寒冰之间的事,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明白。

   无论慕容寒冰娶她为的到底是什么,对慕容飞雪一次又一次的挑衅,实在是费尽了她的耐心。

   如果不是某殿下的原因在里面,她早就发飙了。

   更何况,即便是被责怪。

   梅开芍也必须要把爵决救出来,只希望还来得及……

   是夜,阴沉的地牢里,一阵阵皮鞭声回荡在半空中,听来让人十分的不舒服。

   “怎么样,牢里的滋味不好受。”李壕玉讥笑的看着眼前的人,手上端着下人递过来的热茶,微微的吹了吹。

   爵决半垂着头,俊美的脸上非但没有因为那道新有的血痕而变得狼狈,反而让他像是一匹觉醒的狼,眸光冷冽的光亮:“还不错,有李少爷深夜陪着,爵某相当荣幸。”

   李壕玉最厌恶见到的就是他这幅样子,明明就是一个穷酸的书生,偏偏摆出一副什么都能看透的样子。